陆子衿

#落花香露红,待郎郎不归#
云梦醒来的时候旁边的位置已经没人了,冰凉凉的,就跟没人睡过一样,但是被子全堆在自己这边,还细心的掖了被角。云梦揪着被子没忍住乐了,在一起这么久了,倒是被华山宠成了个小姑娘。华山不在旁边没人拉着自己胡闹,云梦收拾起来快的自己都有点惊讶,这时才后知后觉的去想华山去哪了,以往就算要出门也会告知自己一声,唯独这一次,不声不响。
身后的门突然被推开,兀的一声,平底惊雷一样在云梦心头炸开了。这脚步声一听就不是华山的,云梦蹙着眉一转身怀里头就撞进一个香香软软的小师妹。小师妹手里头捏着一根簪子,是华山长戴的那一根,还是很久之前逛集市的时候买的,和自己那根是一对。小师妹仰着头叽叽喳喳的开口:“棠师姐说这是华山姐姐交掌门的,她让我过来转交给你,师姐师姐,华山姐姐为什么要给你这个啊,她是不是要出远门所以送你礼物想让你开心一下。”云梦握着簪子耐心的听小师妹说话,可这话越听越不对,一个簪子而已,留在桌子上不就成了哪里用得着去劳烦掌门,除非…除非华山出什么事了。云梦压下心头越来越浓烈的不安,提起小师妹抱在怀里出了院子随手就把怀里的小人塞给刚巧路过的同门,不顾身后响起的疑问声心急火燎的赶往微澜居,生怕慢了一点,就会错过什么。云梦刚刚踏进微澜居,就闻见一股浓烈的血腥味,身为医者早就习惯了这股味道,可另云梦遍体生寒的是,那件沾满血迹的袍子是她亲手给华山做的。云梦觉得自己的手在发抖,她的华山昨晚还好好的躺在她身边,怎么今早就浑身是血的躺在这儿了。云梦跪在华山身边,看着几乎连眼睛都睁不开,虚虚的握着自己的手的华山,看着自己也被染上血迹的袍子,听着掌门无可奈何的解释,觉得有什么东西慢慢裂开,碎掉了。华山树敌太多,华山为了不伤到自己把人引开处理干净了,华山回到云梦的时候只剩下一口气了,华山…华山要死了,她的华山要死了。
同门看着云梦不断发抖的身体想开口宽慰几句,云梦却突然就冷静下来了,她看着华山挣扎着对自己扯出一个难看的笑,然后抹平了嘴角,呼吸一点一点的消失。云梦俯下身吻了吻华山已经冰凉的嘴唇,抱着她对掌门行了礼,葬在了她们院子不远处的那棵树下。云梦坚持不肯在碑上刻下华山的名字,她不肯承认华山已经死了。云梦说小师妹说的对,华山只不过是出了趟远门,总有一天会回来接自己的。
云梦坐在院子里晒草药,一晒就是好多天,该怎么过日子还是怎么过,除了身边再也没有华山了。云梦又变回以前那个无喜无悲的性子,就当又回到了以前没有遇见华山的日子。
云梦端着草药,一抬头见看见屋檐上飞过一个人,轻功甚是了得。云梦突然就想起来她第一次遇见华山的时候,也是这么个天气,自己端着草药站在院子里撞见受伤准备来悄悄顺走个金疮药的华山。医者父母心,云梦瞥了华山一眼还是给她包扎了,就是下手有点重,疼的华山呲牙咧嘴的,身上那么大一窟窿也没见她喊疼,现在倒是委屈上了。往后华山只要受伤了就往云梦这边跑,惨兮兮的求云梦给她包扎,三天两头的,蹭掉块皮也得让云梦给吹一吹。云梦对着华山蹙眉,你当我这是什么地方了,你们是穷的连瓶金疮药都买不起了吗。华山变戏法一样递给她一个长盒子,笑嘻嘻的回了一句,我不光是穷,我还要把钱留着给你买礼物。云梦突然觉得今天这天气太好了,要不然她怎么会觉得华山吊儿郎当的样子那么好看。后来在一起了,云梦发现华山身手突飞猛进,特别担心的问华山是不是吃了什么助长功力的药了。华山瞪她,我当初要不是故意的,你能看见我吗,我不受点伤,哪来那么多理由见你。云梦听了就笑,笑着笑着钻进华山怀里吧唧就是一口,笑骂华山也就心眼儿多。
云梦是被远门外的喧闹从回忆里拉回来的,不知道是谁惹恼了自己的同门,少女恼羞成怒的喊了声登徒子,又洒了一片笑声。热闹的跟自己和华山当年一样。云梦端着药进屋的时候不小心碰掉一个瓶子,咕噜咕噜的滚进桌底,云梦折腾半天掏出来才发觉里面装的是华山以前送自己的那株草药。当时自己急需这味药,可惜特别名贵又很难采摘,只有掌门那里有几株,是以前师姐去了半条命采回来的。云梦是想去求掌门赐自己一株,华山去拦腰抱住自己按在了椅子上,说她有办法。云梦等华山等到半夜,等到华山带了一小篓草药和一身伤回来,还跟云梦嘚瑟,说特意多采了几株以后不用再麻烦一次了,气的云梦想打人又心疼华山一身伤,包扎的时候下手格外狠。最后华山疼极了,一把就把云梦捞进怀里,说自己皮糙肉厚的没关系,可是见不得云梦受一点委屈。后来那些药用的就剩这么一株,被云梦装进瓶子里,说是留个纪念,以后老了让华山还有嘚瑟的资本。
云梦握着瓶子想着想着突然就哭了,她不是不委屈,她都快委屈死了,每天都疼的睡不着,每天都想崩溃的大哭,可是没人能再抱着她哄她了,没人能再像华山一样宠她了,她还有什么好哭的。云梦抽抽噎噎的想,华山那个骗子,说自己身手好,说自己不会让她受一点委屈,可怎么就这么死了。谁想让她护个周全,怎么就不想想自己没了她该怎么办。那个一死了之的混蛋!云梦最后这么吼了一嗓子,声嘶力竭的,然后什么回应也没有,静悄悄的。
云梦还是那个云梦,冷冷清清,随着掌门治病救人,越来越多的人夸云梦医术了得。小师妹蹦蹦哒哒的撞进云梦怀里,说以后自己也要和师姐一样厉害,云梦摸着小师妹的头,怔怔的看着远处无名的墓碑:“我听师姐说过,这世上医道最高的境界是生死人肉白骨…可我…什么都不会。”

评论(9)

热度(39)

  1. 戏中语镜中花陆子衿 转载了此文字
    “歪,你什么时候回来收保护费啊……我想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