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子衿

寻双

#小学生文笔#
#剧情狗血,毫无逻辑,为虐而虐#
@沅桁 的联文
    华寻双和舒窈在一起的消息一传出去,大部分人都不以为意。
    可但凡是听过这两个人的那些老人儿们却着实是倒吸了几口凉气,有初入江湖心思活络的小辈儿一看前辈这个模样,心里了然这其中必然少不了故事。立马恭恭敬敬奉上一杯酒,安安分分的在前辈边儿上拍着自己听了都有点发虚的马屁,看着前辈小口的喝着酒,眯着眼道出了那些个故事。
    华寻双是师父从山脚捡来的,也不知道是谁那么狠心把一奶团子扔在这冰天雪地里,得亏她老人家眼尖给拎了回来,要不然这华山又多了抹亡魂。再后来华熙昭就入了师门,师父看了看这俩人年纪,伸手一指华熙昭:“既然你大,就让寻双喊你一声师姐吧。”幸亏华寻双当时就是个奶娃娃也不懂这些,从华熙昭一进门的时候就爱黏在她身边,仗着自己这个师姐脾气好胡作非为。
    后来大一点,华寻双才知道自己师姐为什么需要天天喝那些苦死人的汤药。华寻双听师父讲完师姐的故事,就抱着膝盖坐在台阶上想:师姐那么厉害,是不是因为害怕自己随时会死,所以才想要变强。华熙昭从后面抱住她的小师妹,在少女柔软的掌心一笔一划的写到:别怕,我不苦。华寻双那时候就想,她要成为华山最优秀的弟子,让害师姐受苦的人都不得好死。
    再后来,师父结识了云雍,云梦久负盛名的怪才。云雍一听华熙昭的病就来了兴趣,当即就收拾东西要随她一起回华山。一只脚都迈出门了又折回去从医书里挖出舒窈,带着她的小师妹去见这个活教材。
    云雍到的时候华熙昭正带着华寻双练剑,华熙昭一扭头看见云雍,当即把剑和小师妹往旁边一丢,撩人去了。以至于之后华寻双无数次和舒窈倒苦水,云雍来了之后她就越发清晰的认识到自己真的是捡来的。那也都是后话,当时的华寻双和舒窈都是十二岁的小姑娘,俩皮的不行的小孩儿一拍即合,熊的整个华山都头疼。那时候华熙昭被云雍迷的神魂颠倒的顾不上她的小师妹,云雍为了熙昭的病忙的焦头烂额也顾不上舒窈,两个小孩儿就那么胡闹到他们十五岁,胡闹到华熙昭死的那一天。
    云雍喜欢华熙昭,这事儿就舒窈一个人知道。云雍为了治好华熙昭的病,不惜挖了自己一只眼做药引,这事儿就华熙昭一个人不知道,那时候她已经瞎了,离死不远了。云雍之所以被称为怪才,就是因为她不走寻常路,搞些奇奇怪怪的方子,效果绝顶但是方法诡异,医者不能拿人命开玩笑。华熙昭就是因为云雍的药,提前进了棺材。其实华熙昭算是寿终正寝的,不过是早了那么几天,但是华寻双看着师姐原本好好的坐在她旁边吃了一口蜜饯,突然就喷了自己一身血,然后没气了。华寻双当时就觉得心里有块东西碎了,但又不知道是什么。
    华寻双不知所措的抱着华熙昭,直到人都凉透了才把目光转向桌上的瓷碗,那里面原本盛着的,是云雍熬给华熙昭的药。华寻双小心翼翼的把师姐放在床上,提起剑就冲进云雍房里,红着眼对着云雍就是一剑,只不过这一剑刺在了冲过来的舒窈身上。云雍在后面接住了舒窈,看见华寻双的模样也就明白了大概。她刚想开口说什么,就听见华寻双对着她喊:“你害死了我师姐!什么怪才,庸医!你怎么不去死!”趴在云雍怀里的舒窈听见她的师姐笑了,轻轻的应了一句:“好啊,我去死。”大概就是那个时候,舒窈散干净了对他们的同情和愧疚。华寻双将剑尖点在地上,用力撑住自己,她刚刚差一点就喊出来你知不知道师姐多喜欢你,你却杀了她。可是她想,云雍根本不配知道,她不配得到师姐的喜欢。华熙昭喜欢云雍,在她活着的时候只有华寻双一个人知道。
    华寻双将她的师姐葬在了山脚,就在师父捡到她那地方,舒窈站在一步远的地方陪着她,葬了自己为数不多的亲人。就在华寻双准备填土的时候,一道白影突然劈开了棺材,她们俩看见云雍跪坐在棺材里脸色苍白的一笑:“既然我不能替她去死,就陪她一起死吧。”舒窈惊了一下就要伸手去拽云雍,冷不丁的被华寻双一掌拍到在地上,紧接着右腿一阵尖锐的疼痛,华寻双用剑把她钉在了地上。舒窈趴在地上想,寻双到底有多恨啊。她捏紧师姐塞进来的锦囊,眼睁睁的看着华寻双将土坑填满,将她的师姐一并封死在里面。
    “可我,也恨你啊……”
    华寻双废了舒窈一条腿,舒窈挖了华寻双一只眼,既然都放不下,既然都想不明白,那就一起痛一辈子吧。
   
    华寻双终于查明白了她的师姐为什么被下毒了。
    富甲一方的商人取了个美艳的填房,可谁想到这个女人却是个蛇蝎心肠,不但在外头养了自己的姘头,还用自己的首饰买通了土匪打算独吞商人的家产。华熙昭是个碍事儿的,所以干脆就药哑了她。
    可是世事难料,害人的终究是遭了报应,华熙昭的后娘不识台面被土匪弄死了,抱着自己的美梦死的凄凉。
    几十口人,除了凑巧出门的小哑巴华熙昭,什么都没有留下。
    本来成就一段姻缘,是令人幸福的好事,可谁成想这世间的人这么坏,想要幸福,太难。
    华寻双想,要不是这群人渣,她的师姐怎么可能早早儿的入土为安了。师姐那么有天赋,却毁在了这群人手里。只可惜他们藏的太好,她一个人找起来费了番功夫。
    华寻双摸到山寨门口的时候,里面人声鼎沸,不知道在庆祝什么,她干脆趁乱跳上屋顶,一低头就看见地上躺着几个被糟蹋的不成人形的姑娘。华寻双站起来摸了摸鼻子,心想:不知道舒窈有没有收到我的信。然后她抻了抻胳膊,足尖一点冲着匪首的脸就是一个膝袭。满意的听见鼻骨碎裂的声音借力向后一跃,身体在空中翻转,一脚踏上一人头顶,剑柄握在手中挽了个剑花反手就抹了脚下人的脖子。手臂一抬剑身横在身前挡住匪首挥过来的刀锋,长腿缴住身后土匪的脖子,腰身一拧凌空转身,随着一声脆响那个倒霉鬼就瘫在地上,只是华寻双也没躲利索,被一刀划破了脸。她看了看对面那个一脸血的匪首,突然就发了狠,矮身错步一个肘击撞上那人肚子,硬是扛下刺进左腹的砍刀,右手紧握成拳挥向匪首因为疼痛扬起的喉咙,一拳毁了他的嗓子。华寻双回身格住差一点就捅进自己心窝的刀,膝盖一弯灵巧的脱身将那把刀送进匪首的肚子里。“你死也得变成个哑巴再死。”华寻双站直了身体呼出一口浊气,看了看周围想上前又怕死的土匪,提起剑满脸挑衅的对他们扬了扬眉:“有种就来”。
   
    舒窈连滚带爬的赶到山顶时,那里已经剩下华寻双一个活人了,浑身是血躺在那里,看见她来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失血过多导致人傻了,委屈兮兮的扯着她的裙角就哭,我给师姐报仇了,我给师姐报仇了啊!
    舒窈在那一瞬间就明白华寻双其实很清楚,华熙昭的死和云雍没关系,她只是不甘心华熙昭就那么死了,迁怒于人罢了。舒窈在上山前还是恨华寻双的,可她低头看了看地上哭成一团的血团子,叹了口气,坐在地上有点艰难的把哭包揉进怀里,你知道我这条腿疼了多久吗。
    怀里头那一团突然不哭了,舒窈正想低头问问她是不是真傻了,结果一低头就被一个软乎乎的东西堵住了嘴。
    舒窈听见她的寻双趴在她怀里说了句话,突然就泄了力气。舒窈想,师姐那么走了其实也是解脱,死同穴,她们总归是在一起了。
    她听见华寻双说,我们在一起吧。
   
    外面到底是怎么传的她们两个并不在意,华寻双和舒窈正坐在一条小船里,对着江南这说下就下的雨长吁短叹。华寻双当年那一剑下手太狠了,舒窈又拖着一条废腿死活不肯去治,又落下个阴天下雨就腿疼的毛病,华寻双握着舒窈的那条腿不轻不重的揉着,也不管自己那个空荡荡的眼眶有多疼。舒窈拖着腮看雨,嘟囔了一句一直这样该多好,轻轻的,也不知道是说给谁听。一滴雨砸在船坞上,啪的一声,舒窈吓得一哆嗦。华寻双把她扒拉进怀里,把下巴搁在她肩头慢悠悠的开口:“我知道我当时不应该怪云师姐,可我控制不住,我眼睁睁的看着师姐…就那么没了。”舒窈拍了拍横在自己腰间的手,她们把很多事都说开了,说明白了,可是人都死了这么久了,说的再明白又用什么用。她俩一个悔,一个愧,都没用了。
   
    华寻双和舒窈走过很多地方,她们在江南折了满园春色,在金陵看遍了醉生梦死,她们在外面兜兜转转,只不过从未去过云梦,从未回过华山。不去想,不去看,把那道疤埋了起来,谁也没有再提。
    她们最终决定去江南定居,华寻双在芳菲林里搭了个房子,两个人就在那一天又一天的过日子。华寻双练剑,舒窈钻研医术,就好像回到了她们十二岁时在华山的日子,好像什么都没变过,又好像什么都不一样了。
   
    上天总是不肯放过苦命的人们。
   
    有天舒窈在林子里挑了块阳光好的地方晒草药,晒着晒着就听见有人吵起来了。舒窈寻着声音摸了过去,看到了一个烂俗的私奔现场。一个俏生生的小姑娘,就那么挡在她喜欢的人面前,可她喜欢的人,想和自己的姐姐一起逃走,年纪稍大的女孩抱着自己妹妹的尸体,看着刚刚差点死掉的男人跪在那里痛哭流涕。不知怎么的,舒窈突然觉得自己呼吸困难,有什么东西在自己胸腔里,好像随时会冲破那一层薄薄的血肉,展露出丑恶的面目一样。
    “欲寻双叶寄情难。”消失了大半个月的华寻双突然出现在她面前,说了句不那么应景的诗,舒窈刚想问她想说的是什么,就被打横抱起回了家。舒窈窝在沾满寒气的怀里想,一个悔,一个愧,和我们真像。
    舒窈问华寻双去哪儿了,华寻双顿了顿,没说实话:“暗香。”舒窈突然笑了,她拍了拍自己的腰侧,那里有她一个月前挂上的香囊,云雍死前塞给她的那一个。之前放在里面的是两条蛊虫,云雍特意炼制的,可以放大人类的情绪。舒窈虽然不常接触,但是日积月累,影响终于爆发了。她开始猜忌,开始后悔,开始质疑华寻双的一切行为,她甚至觉得……华寻双和她在一起,就是为了杀她。舒窈眯起眼睛看着不远处似乎什么都没有察觉的华寻双,无声的勾起了嘴角。她为了证明自己的猜疑,悄无声息的把一条蛊虫放在华寻双身上,而现在……
    寻双,你开始后悔了,对不对。
   
    华寻双睁开眼睛,低头凝视睡得安逸的舒窈。看着看着,突然就叹了口气。她知道舒窈干了什么,却猜不透她在想什么,这个傻丫头,什么时候才能放下。华寻双皱着眉想了想,还是悄悄地下了床,将一个小巧的盒子放在舒窈枕边,披起外袍出门了。
    舒窈醒时,身边的位置已经凉了,她打开旁边那个异常醒目的盒子,待看清里面放着什么,顿时就僵住了。那里面放着,华寻双一早就发现,托人逼出的蛊虫。
    华寻双在屋外站了一夜,现在正在和一只三花猫大眼瞪小眼,正出神就被从身后环过来的双手吓得一愣,下意识的想要挣脱出去。殊不知她这个动作让舒窈更加误会,舒窈不依不饶的扯着她的胳膊,厉声问道:“你是不是觉得我疯了!”华寻双一顿,感觉万分头疼,云雍师姐真是…害人不浅啊。随即她便感觉感觉抓着自己的手一松,伴随的还有舒窈的一声尖叫。华寻双这才意识到她不小心把心里想的话说出来了,她急忙伸手把开始喃喃自语的舒窈抱进怀里想要安慰几句,就听见舒窈疯了一样的问她:“你是不是恨师姐,你是不是恨我,你是不是想杀了我们!”华寻双闻言只是抱紧了怀里发抖的身体,震碎了舒窈腰间的香囊。
    云雍师姐,您真是阴魂不散。
    好在舒窈清醒的很快,她面色发白的推开了华寻双,无论华寻双怎么哄,舒窈都不肯让她靠近自己一步。有些事情,一旦开始就回不了头了,更何况,她们孽根深种。
    入夜以后,终于肯听话的舒窈靠在在华寻双的怀里,借着烛光看她的脸,影影绰绰的,什么都看不明白。舒窈觉得不论她怎么努力,都想不起来她们十二岁初见的样子了,她们最初的那三年,都埋在那一抔黄土下,随着师姐们一起烂在泥里了。
    舒窈捏着衣角定了定神,终于开口:“我们分开吧。”话音刚落,一个柔软的东西便贴上了她的唇瓣,一个湿漉漉的吻。她听见头顶传来几声低笑:“好啊,该睡觉了。”舒窈在闭上眼睛前想,她的语气和师姐当年回答她的时候,一摸一样。
    舒窈再睁眼时,她又一次失去了她的寻双。
    江湖不见,山水难逢。
   
    华寻双回了华山,一心一意的守着师父。齐无悔来喝酒的时候问起来她们是怎么在一起的,华寻双对着他笑,因为一时兴起。再问他们为什么分开,华寻双还是笑,因为一时兴起。
    一时兴起,无始无终。
   
    舒窈蹲在师姐的墓前,给她们敬了一杯酒
    “师姐,你生前是怪才,死后是笑话。我们也是,终于长成了最糟糕的样子。”
    华寻双站在树上,远远的看着在墓碑前那个清瘦的背影。看着她在那里放下云雍的铃铛,和华熙昭的箫摆在一起。
    华山真的太冷了,不适合舒窈。华寻双想,舒窈终于想明白了。
    华山太冷了,可她生在长在华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