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子衿

朝朝暮暮·上

一.
     叶云玖是在陆霖霜怀里醒过来的,赤身裸体的被人搂着,身上还有各种青青紫紫的痕迹。叶云玖摸了摸脖子上的牙印,顿时就很想来一招痴人说梦打死这个混蛋。但是抬起来的手最终还是搭在了陆霖霜的腰上,到底还是舍不得,叶云玖叹了口气,又靠着陆霖霜睡了过去。
     陆霖霜睁眼就是叶云玖一张乖巧的睡脸,和昨天晚上陷在情欲里的模样大相径庭。陆霖霜不可抑制的想起叶云玖在自己身下哭着求饶的样子,想着想着就觉得口干舌燥,想再干点什么。手不老实的在怀里人滑腻的后背上摸了几把就向下滑,但是还没摸到迄今为止只被自己摸过的位置就和叶云玖突然睁开的眼对上了,陆霖霜自知扰人清梦,在叶云玖还没动怒之前先在人脸上亲了口主动认错:“玖玖,我知错了。”少女平日里清脆的嗓音此时带上了一丝沙哑,和着湿热的呼吸一起钻进耳朵里,撩人的紧。叶云玖瞪了她一眼,这家伙绝对是故意的。但明知如此还是生不起气,都这么喜欢了,还能怎么办。
     叶云玖很久以前就在喜欢陆霖霜了,但是又不知道陆霖霜是不是喜欢自己,天天憋着不敢说。昨晚上陆霖霜和谷当楼又在斗酒喝的神志不清,他和秦墨言一人一个带了回来,叶云玖想着酒后吐真言,想了半天还是把你到底喜不喜欢我这句话问出了口,但是还没等她把想说的话全说完,陆霖霜就直接吻了上来。等叶云玖清醒过来就已经这样了,可是中间好像少了什么。叶云玖拧着眉想了半天,终于想起来陆霖霜还没有回答自己到底是不是喜欢。陆霖霜看着叶云玖表情变化了半天心想着这小姑娘一大早在想些什么,等她又要睡过去了叶云玖才冷不丁的问了一句:“所以你喜不喜欢我?”陆霖霜听完了就想笑,把人拉进怀里亲了两口才回答:“我以为你已经知道了我们两情相悦。”
     叶云玖窝在陆霖霜怀里,任由陆霖霜抱着她补眠,半合着眸子胡思乱想,想她和陆霖霜怎么变成这个奇妙的关系的。
二.
     她们两个人从认识到在一起,好像都是一群人醉的稀里糊涂的。叶云玖第一次见陆霖霜是在酒馆,当时叶云玖被莫寒甩了一飞镖,硬是凭着意志力没抄起一坛酒砸回去,然后一眼就看见了面前摆着一串酒坛的谷当楼,过去打了个招呼就被坐在对面的华山姑娘吸引了注意。一脸冷漠的端着碗酒坐在那里,面前摆的空酒坛和谷当楼不相上下。叶云玖有些惊讶的扭头问在一旁看热闹的莫寒:“这姑娘什么来头,还挺能喝。”莫寒被她揍回来,往后挪了两步才开口:“还能是谁,就是谷二狗天天炫耀的那个宝贝师妹呗。”叶云玖听罢点了点头,目光却在两个斗酒的人中间不停打转,这怎么看都不像谷当楼带出来的姑娘。还没等她思考出这两个人之间有什么相似之处,就看见那华山姑娘隔着人群对自己举杯:“陆霖霜。”叶云玖有些茫然,心想自己的眼神没那么露骨吧,但还是施施然回了个礼:“叶云玖。”话音刚落莫寒就勾着她肩膀咬耳朵:“你厉害啊,我头一回见霖霜这小姑娘自报姓名。”叶云玖白他一眼:“那是你没能耐。”然后两个人就开始了毫无意义的互呛,最后还是秦风逆把莫寒按进怀里好言哄了几句,叶云玖撸起袖子就想和这对有事没事秀恩爱的打一架,最后还是秦墨言往这边瞟了一眼硬是换了个话题救下了他笨嘴拙舌的师弟:“云玖,你压今晚谁赢?”叶云玖拎着灯笼朝陆霖霜的方向一点,笑盈盈的回了句:“这就我们俩姑娘,你说我压谁?”
     叶云玖当时只是一时兴起,哪想到陆霖霜真的赢了。她看着撑着脑袋对着被秦墨言连哄带骗喝下解酒汤的谷当楼冷笑的陆霖霜,突然就很想感叹一句青出于蓝。叶云玖站在原地犹豫了一会,还是走到陆霖霜身旁开口:“这夜深了也不安全,不如陆姑娘就跟着我们回去吧。”说完就觉得自己这话太过唐突,想再补救几句手腕就被一只冰凉的手抓住了,下一秒陆霖霜抬起了头,叶云玖就看见了一双在酒意的晕染下泛着一层水光的眼,登时心跳就漏了一拍。然后她听见陆霖霜说:“好啊,跟你走。”
     陆霖霜虽说不是醉的特别严重,但也就是仅剩下一丝理智的地步了。叶云玖看着身后任由她拉着走的陆霖霜,突然就开始担心如果有什么心怀不轨的人在刚才趁机把她拐走怎么办。不过此时叶云玖只是在脑子里飞快都闪过这个问题,还是觉得先安顿好醉的不知东南西北的陆霖霜比较重要。但是当她的视线无意中落在走在前面黏黏糊糊的四个人身上时,突然觉得自己身后这个冷冰冰的华山姑娘分外可爱,甚至生出一股同病相怜,兔死狐悲的苍凉。
三.
叶云玖在陆霖霜怀里小心翼翼的翻了个身,暖烘烘的被窝让她都睡意又上来了。叶云玖迷迷糊糊的想,第一次见面她只是看陆霖霜顺眼,第二次见面她大概就看上人家姑娘了吧。
     叶云玖第二次见陆霖霜是在江南的一个雨天里。她隔了老远就看见有个人慢悠悠的往山上走。叶云玖想着谁这么有毛病下着雨还爬山,走近了才发现这个傻子是陆霖霜,她的好奇心登时就被勾起来了,暗搓搓的就跟了上去。可是还没走到山顶她就后悔了,这大冷天的她怎么就这么想不开跟上来了。
     叶云玖站在原地哆哆嗦嗦的抱着自己,盯着陆霖霜都背影纠结要不要下山,可下一秒她就看见陆霖霜突然扔了伞就往回走,边走边解衣服,方向怎么看都是直冲自己站的位置,叶云玖被吓得大喊一声:“光天化日成何体统!”然后她就被裹进了一个温暖的外袍里。陆霖霜用一副似笑非笑的表情看了她一眼,羞得叶云玖转身就想走。可陆霖霜也没说什么,只是替她拢了拢衣服,把她晾在那里转身又回去了。叶云玖越想越觉得被人低看了一等,一跺脚又跟上去了。等她磨磨蹭蹭的走到陆霖霜身边时,雨已经停了。
     雨过天晴后的江南给人一种惊心动魄的美。叶云玖披着华山校服感叹了几句,就听见身边的人她:“还觉得冷吗?”叶云玖有些茫然,刚刚张开口就被人拽住了手腕跳了下去。叶云玖被吓得连自己会轻功都忘了,闭着眼睛就是一声尖叫。叫完了才发现自己被陆霖霜抱在怀里,稳稳当当的站在树上,叶云玖刚要动怒,头顶就传来少女带着笑意的声音:“刺激一点,就不冷了,我带你去吃桂花糕吧。”然后叶云玖就稀里糊涂的跟着陆霖霜走了,吃了一肚子的糕点,揣着一颗被撩的七荤八素的心,被人送回了下榻的客栈。
     再后来的事,好像就没什么可说的了,叶云玖只是觉得当时被陆霖霜撩的一时心动,过了几天刚要冷静的差不多了,陆霖霜却突然拎着个盒子出现在她面前,一句话没说留下盒子就走了。叶云玖被她搞得莫名其妙,想打开盒子看一看又怕里面放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可,犹豫再三还是打开了。里面没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只放了一个镯子和一张纸条,纸上的字写的还挺好看,不知道是不是陆霖霜自己写的。
“路上看见的,觉得适合你,就送过来了。”
     叶云玖捏着纸条忍不住的笑,她刚刚瞥见陆霖霜手腕上添了个一模一样的镯子。
     陆师姐,你这是居心叵测啊。
     陆霖霜自从送了个镯子过来,也愈发放的开了,隔三差五的就来溜一圈,后来叶云玖在这边的任务结束了要回云梦,想了一整天也没想好如何对陆霖霜开口,隔天就看见陆霖霜背了个小包袱站在楼下等她,手里还牵着两匹马。得,这还赖上了。
     叶云玖和陆霖霜并肩站在微澜居前时,心情还是有点复杂,虽然她不知道陆霖霜是不是也喜欢自己,可是她还是有一种带着媳妇儿回来见掌门的感觉。身边的陆霖霜一进入云梦就恢复了冷冰冰的表情,她走到哪就跟到哪,见谁都不说话,气的叶云玖头疼。不过此时在掌门面前,陆霖霜终于肯开了口,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让叶云玖头更疼了:“晚辈陆霖霜,奉师门之命下山历练,不慎受伤被叶师妹所救,特来恩。”叶云玖在后面听的只翻白眼,我什么时候救过你了,在你那天喝成傻子的时候吗。叶云玖在心里嘀咕许久,等回过神来发现陆霖霜和掌门已经唠上了,陆霖霜甚至惨兮兮的对掌门说一个人在外历练太害怕,然后叶云玖就又被丢出了门,美名其曰一起历练有助于成长。叶云玖站在一块石头上,忍不住的想骂人,她回来连口水都没喝,又被扔了出来。陆霖霜看着她暴躁的来来回回,直接把人抱进怀里翻身上马:“走吧,我带你去看雪。”
四.
     她们俩到华山的时候刚好是清晨,陆霖霜这种在华山呆习惯的人没觉得这时候的雪景有多漂亮,但是像叶云玖这种常年待在云梦能不出门就不出门第一次见到雪的人,已经在兴奋的惊呼了。叶云玖原本还被冻得缩在陆霖霜怀里,嘟嘟囔囔的嫌弃华山这个冷的要命的天气,等看清眼前的景色却连冷都不顾了,兴冲冲的从马上跳下来就想在地上打个滚,幸好被陆霖霜及时拉住了,还被套上了一件暖和的裘衣。
     “前几天你说你想看雪,我就带你来看看雪。”陆霖霜栓好了马,牵着叶云玖在雪里慢慢的走,叶云玖想了好久才想起来那天去吃桂花糕的时候她提了一句长这么大还没见过雪,没想到陆霖霜记到了现在,还真的陪她回华山看雪。叶云玖看了看她俩牵在一起的手,一时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只好快走了几步,在陆霖霜脸上亲了一口。陆霖霜看了她一眼,揽着她的腰足尖一点就跳上了听雪楼,到最后也没问出几次都没能说出口的话:“你这么开心,是因为见到了雪,还是因为有我。”
五.
     叶云玖再醒来的时候,早就过了午时了,门被挠的嘎吱嘎吱响,一听就是谷当楼的狗来喊她们吃饭,叶云玖推了推还没有完全清醒的陆霖霜:“醒醒,说好了待会要出门的。”陆霖霜不情愿的睁开了眼,又缠着她腻歪了好一会,直到谷当楼拍着她俩的门又来催了一边,才磨磨唧唧的下床。
     笑话,过去那么早干什么,看你们四个不要脸的秀恩爱吗,我也有对象,谁要看你们,哼!
     虽然心里那么想,该出去玩的时候还是要出去的。陆霖霜牵着叶云玖的手,晃晃悠悠的跟在师兄他们身后,各自跟各自的恋人咬耳朵。
     陆霖霜跟师兄打了声招呼,拉着叶云玖区看河灯。叶云玖手里头端着展灯蹲在河边,仰着头对陆霖霜笑:“去年放河灯的时候,我还在求我爱的人能爱我,今年我就能和她一起放河灯了。”

是啊,这种事真奇妙。

去年七夕的时候,也是六个人走在街上,两对狗男男,和两个假装坚强的姑娘。叶云玖和现在一样,蹲在河边放河灯,一边放一边对陆霖霜抱怨:“都没有人对我说一句我喜欢你。”陆霖霜站在她身边,眯着眼看那盏河灯越飘越远,良久才说了一句:“谁说没有人喜欢你?”叶云玖站起身,面带疑惑的望了过来:“谁?”陆霖霜递给她半块玉佩,嘴角噙着笑伸手点了点自己胸口:“没有人能比我更爱你。”

没有人能比我更爱你,你也不会爱上除了我之外的人。

凑在一起过完了七夕,陆霖霜理所当然的带着叶云玖又开始天南海北的走,去任何她们想去的地方,做她们或许计划了很久,或许一时兴起的事情。日子一天天的过,把曾经的轰轰烈烈,变成如今的细水长流。

叶云玖想,她们可能就这么过一辈子了,可惜她们没有天随人愿的运气。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