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子衿

何人识归途

     从陆霖霜有记忆开始,她就已经在华山了。她是被师姐偶然发现的,顺手就带回来养在身边。那时候陆霖霜也就两岁左右,小小的一团什么都干不了,就整天被师兄师姐轮番抱在怀里,当吉祥物逗着玩。虽然整个华山都对她很好,可是大概是因为被师姐捡回来的原因,她格外的粘师姐,师姐干什么都想跟着。每次师姐下山,陆霖霜都会抱着师姐的腿,闹着要一起去。这时候师姐就会揉着她的脑袋哄她:“霖霖乖,师姐去给你买糖。”可是有一次,师姐出门前惯例揉了把她的脑袋,然后再也没有回来。
     陆霖霜每天都在等她的师姐,哪怕有人告诉她师姐死了,再也回不来了,陆霖霜也在等。那时候她还小,理解不了生死,只知道她们告诉她师姐不回来了,可也坚持每天搬着个小板凳坐在门口,一等就是一天,天黑了任人把她抱回去睡觉,天亮了又坐在那里等。  
     终于有一天,陆霖霜伸手拽住了刚巧路过的谷当楼的衣摆,谷当楼以为她饿了,蹲下去柔声问怎么了。陆霖霜仰着头问他:“我不要糖了,师姐是不是就回来了。”说着说着就开始哭,边哭边喊:“为什么不要我了,师姐为什么不回来,能不能别不要我。”谷当楼蹲在她身前手足无措,怎么哄陆霖霜都是在哭着重复:“为什么不要我了。”谷当楼听的鼻子发酸,也带着哭腔问了一句:“是啊,为什么不要我了。”结果陆霖霜因为他这一句话突然不哭了,捧起他的脸然后小脸一板,一本正经的对他说:“师兄不哭,霖霜要你。”谷当楼被她这幅带着泪痕还正儿八经哄他的样子逗笑了,给人擦了擦眼泪抱进了怀里:“走吧,师兄带你去吃桂花糕。”
     那天以后,陆霖霜就改成了天天跟在谷当楼身后,也不偷懒了,定时定点的练功,功夫进步的飞快。谷当楼心疼小姑娘,可是人家这么努力当师兄的又不能拦着。只是有天他替陆霖霜扎小辫子的时候,装作不经意的问了一句:“霖霜怎么这么努力了。”陆霖霜顿了顿,良久才抬起头看他,眼睛里蒙了一层水汽:“因为我不想师兄下山的时候,也回不来了。”

评论(2)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