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子衿

朝朝暮暮·下

六.
     原本定好元宵节在金陵看灯,她们在金陵逛了两天,陆霖霜就被一封信召回了华山。走之前陆霖霜亲了口还裹在被子里的叶云玖,说过两天就回来,陪她过元宵。

     陆霖霜接了任务就觉得烦躁,江南爆发了匪乱,她肯定来不及陪叶云玖过元宵节了。陆霖霜在房里转了几圈,还是出门找了同行的师姐,问能不能路过金陵的时候耽搁一会,她有要事处理。陆霖霜虽说从小就是被师兄师姐宠着长大的,但也基本没提过什么要求。师姐见她这幅模样,当机就点头应允。江南的事儿再急,也不差小师妹这一时半会。

     她们赶到金陵时,刚好是元宵节。天已经暗下来了,到处都是闹哄哄过节的人群,只有她们行色匆匆,着急去救人。陆霖霜对师姐交代了几句,就直奔叶云玖所在的客栈,可还没等她回到客栈,就看见了走在街上的叶云玖,手里还牵了个姑娘。陆霖霜认识那个姑娘,是莫寒的一个小师妹,格外的粘莫寒,每次莫寒去云梦疗伤都跟着,虽然帮不上忙但还是忙前忙后的挺乐呵。因为和叶云玖年纪相仿,一来二去的关系也变得挺好。陆霖霜只是见过几次,算不上熟。她放慢了脚步,思索着待会如何开口。然后就看见那姑娘把一盏花灯往叶云玖怀里一塞,就对着叶云玖的嘴唇亲了上去。陆霖霜当即就黑了脸,想冲上去的时候刚巧空中炸开了烟花,大量的人涌了过来,瞬间就把那两个人的身影给淹没了,等陆霖霜再找时,已经看不见了。陆霖霜咬着牙心想,等我回来再跟你算账。扭头就回去找师姐,说事情办完了可以走了。师姐有些好奇她怎么来回的这么快,可看见陆霖霜的脸色识趣的什么也没说,快马加鞭赶到了江南。

     叶云玖送走暗香的小姑娘又回了客栈,她没敢在外面多呆,怕陆霖霜回来找不到她。好在小姑娘只是路过,和她闹了一阵又跑了。叶云玖摸了摸嘴唇,想着下次再见面一定要改掉她这个见人就亲的毛病。

     叶云玖等到灯展的人群都散了,也没把陆霖霜等回来,甚至连封信都没有。她端着碗汤圆坐在窗口有一口没一口的吃着,不知道为什么,她心里慌的厉害。还剩大半碗汤圆的时候,她接到了师门的飞鹰。

“所有云梦弟子,速回师门。”

     叶云玖收拾好了行李,临出门前给陆霖霜送个飞鹰,怕人接不到,又写了封短信交给店小二拖他转交,匆匆忙忙的走了。只可惜那两封信,都没等到应该拆开它的人。
七.
     叶云玖替一个无辜受牵连的孩子包扎好伤口,抱着自己的药箱出神。她回到云梦的时候,云梦已经挤满了伤患。她拽住一个同门,急着想要个解释。江南爆发了匪患,大批量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土匪,难打不说,还给人下毒,虽然中毒的人不是很多,但是中毒后的人异常痛苦,他们到现在都没有找到解法,中毒的人都在折磨中等死。各门派的弟子能回来的全都聚在江南救人,华山是去的最早的,也是伤亡最惨重的。叶云玖一听就慌了,陆霖霜一定也在江南,而且…生死未知。叶云玖压下心里的恐惧,向掌门请命直奔江南。

     现在她已经到这两天了,还没有见过陆霖霜。叶云玖站起来叹了口气,想出去转转,看看能不能帮忙,然后她就看见了被人扶回来的陆霖霜,侧腹被一道很长的伤口,血染透了大半件衣裳。叶云玖冲上去把人接到了怀里,小心的扶到床上开始检查伤口。伤口不是很深,但是皮肉外翻看起来就很吓人。叶云玖深吸了几口气才稳住自己因为害怕而颤抖的双手,她从没见过陆霖霜受过这么重的伤。

     这几年她们过得实在是安逸,陆霖霜把她带离到所有的危险之外,就算遇到什么事也是挡在她身前妥善的处理好,鲜少与人动手。她被这么护着也习惯了,天天跟在陆霖霜身后安心的吃吃喝喝撸狐狸,开开心心的过日子。可是现在她无所不能的姑娘惨败着一张脸躺在这里,外面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结束的腥风血雨。叶云玖看了窗外一眼,突然就很想哭,她吻了吻陆霖霜的嘴唇,还好你没有中毒,不然我该如何救你。
     陆霖霜睁开眼时,叶云玖正垂下头看她,贴的极近。陆霖霜心里一惊,迅速撑起身一个手刀就劈了过去,被叶云玖堪堪拦下,满眼讶异的望了过来。陆霖霜定了定神,看清身前人的模样才松了口气,低声解释:“这几天习惯了,没看清你。”
     叶云玖看着眼前低着头心不在焉拨弄剑穗的陆霖霜,突然觉得心里堵的慌,几天不见,陆霖霜就给她一种很别扭的感觉,说不出来的不舒服。可能是这几天太累了吧,叶云玖心里想着,伸手按住了陆霖霜的肩膀让她躺下,替人重新包扎因为刚刚那一番动作重新裂开的伤口。这次陆霖霜只是安慰性的拍了拍她的手,什么也没有说,又闭上了眼。
     在陆霖霜被送回来的时候,这群作乱的土匪基本已经被清理干净,令人头疼的是还是没有找到解药,他们依旧救不了那些被日夜折磨,然后只能等死的人。

     叶云玖搬了一摞医书坐在陆霖霜身边,一边陪陆霖霜一边翻书,这几天一直阴沉沉的,两个人就窝在屋子里,一个静养一个找解药。陆霖霜扭头看了叶云玖一会,那天晚上的事她一直憋在心里,想问又不知道如何开口,而且现在的情况也不是任她们纠结儿女情长的时候。陆霖霜坐起身叹了口气,说屋里太闷,想出去转转。叶云玖担心她的伤,执意要陪着一起,但还是被陆霖霜按回到凳子上:“我走不远,你继续忙。”留下这一句话就走了。气的叶云玖想给她一掌,最后硬生生的憋了下去。

     等叶云玖看完面前的书,已经是傍晚了,她抻了个腰,突然想起来,陆霖霜出去很久了,到现在都没有回来。叶云玖猛的就站起来,凳子哐的一声倒在地上把旁边团成一团睡觉的狐狸惊的跳了起来,滚到她身边蹭着腿要抱,叶云玖把狐狸拎起来往桌上一放就心急火燎的跑了出去。她生怕陆霖霜再出个什么事,那这日子就真的没法过了。

     陆霖霜在外面晃悠了一下午,伤口疼也不想回去,她怕自己忍不住冲叶云玖发火,小姑娘都那么忙了,别让她继续糟心了。陆霖霜转着转着,就看见前面的林子里坐着个人,走近了才发现是同行的师姐。她们刚刚过来的时候没有防备,师姐被人暗算中了毒,平时躺在那都疼痛难耐,更何况走了这么远来了这里。陆霖霜想把人扶回去,师姐却抓住了她的手问:“霖霖,能不能帮师姐个忙。”陆霖霜看着师姐的表情,突然觉得不安,事实也如她所料:“给我个痛快吧,我受不了了,我们霖霖最听话了对不对?”
     好在这边能去的地方不多,叶云玖转了几圈就看见了陆霖霜,面前还坐着一个人,看校服也是华山弟子,看起来像是因为聊天忘记了时间,叶云玖松了口气,疾走两步,准备把这两个不好好养病的混蛋带回去。教训的话都到了嘴边了她却看见陆霖霜举起了剑,直直的刺了下去。
     叶云玖被她这一剑刺激的脑子发懵,她不敢相信眼前这个杀了自己同门的人是陆霖霜。叶云玖冲上去甩了陆霖霜一巴掌厉声质问:“你在干什么!你这样和那群草菅人命的土匪有什么区别!”陆霖霜抬起头看她,眼眶发红:“你以为我想吗,可是还能怎么办,她迟早都会死啊!”叶云玖被她气的浑身发抖,恨不得再给她几巴掌:“为什么不能再等等,让我们再试试,说不定我们还来得及啊!”陆霖霜却不等她说完,平静的回了一句:“你以为我不想带师姐回华山吗。”说完就俯身抱起师姐,绕开叶云玖回了她们借住的农舍。
八.
     换药的过程总是痛苦的,小姑娘咬着嘴唇抽抽噎噎的不肯让叶云玖碰自己的伤口,叶云玖好说歹说给人换了药,又抱在怀里哄了很久才让小姑娘开心了点。陆霖霜推开门时,看见的就是叶云玖抱着个孩子柔声安慰的场景,当即就是一声冷笑。这几天叶云玖对谁都是温温柔柔的,尤其是对暗香那个小姑娘,好的没话说,唯独对自己冷着一张脸。陆霖霜知道是自己不对,可是想服个软叶云玖也根本不搭理她,两个人到现在一句话也没有说,矛盾越憋越多。
     原本还赖在叶云玖怀里不肯走对小姑娘看见两个人这个架势,被吓得噤了声,从叶云玖腿上滑了下来一瘸一拐的溜了。陆霖霜深吸了两口气,上前走了一步想把叶云玖揽进怀里,却被叶云玖躲了过去。陆霖霜心里一沉,火气有点压不住了:“你这是什么意思?”叶云玖往她这瞟了一眼:“你说我什么意思?”陆霖霜听她这么一说,脾气彻底上来了:“我就算不动手,师姐也活不过两天,你们什么也做不到。看我不顺眼是吧?那你和莫寒他小师妹过日子去吧。”说完一摔门就走,叶云玖想拉住她问清楚扯到人家姑娘身上干什么,却被门挡了一下,再开门时,已经看不见陆霖霜的身影了。
九.
     叶云玖抱着莫寒师妹的尸体想,陆霖霜说的对,她们什么都做不到。数天之内,中毒的人死的都差不多了,云梦终于找到了解药,可是也救不了几个人。可是,万一还有希望,能救一个是一个啊,总比白白死了要好。陆霖霜端着碗粥走到她面前,试图喂她一口,可她不张嘴也只得作罢。叶云玖看得出来陆霖霜想哄哄她,可是她突然觉得很累,她最近每天都会因为一些无关紧要的小事和陆霖霜吵架,从日常琐事吵到三观不和,没有一刻是消停的。这样在一起还有什么意义。
     陆霖霜见她盯着自己不说话,动了动嘴唇也没把安慰的话说出来,她还能说什么,当初杀人的是她,难道如今还能说那些冠冕堂皇的安慰话吗。陆霖霜的视线在叶云玖怀里停留了一会,突然就笑了:“那是不是也觉得,我们根本不合适?”叶云玖点了点头,然后听见陆霖霜说:“那我们就算了吧。”
     是啊,既然不合适,那就算了吧。

     叶云玖一个人走在江南,她突然就想上山看看江南雨过天晴的样子,这时候的江南已经平静很久了,让人觉得之前的喧闹不过一场梦。可是叶云玖向自己身侧看了一眼,她很清楚,这些都是真实的。叶云玖沉浸在回忆里,突然觉得后心一凉,多年的经验让她下意识的翻身侧滚躲过一刀,站起身瞥了一眼这个自不量力来偷袭她的小毛贼,一脚就踹了上去。
     现在已经没有人挡在她身前了。
十.
     叶云玖拎着一壶酒在浮生树上找了个地方待着,现在云梦就她和几个师姐留着着看孩子,其他人都不在,没人发觉她即将崩溃的情绪。叶云玖对着华山的方向遥遥举杯,从此江湖不见了。可还没等她痛痛快快的哭一场,就看见有个小师妹慌慌张张的跑了过来,一开口就带着哭腔:“师姐!有人让我们把你交出来,我们拦不住她!”
     叶云玖一看小师妹被欺负成这样顿时连伤心都顾不上了,飞身下去把小师妹抱着怀里检查伤口,一边哄一边想自己最近没得罪什么人啊,怎么就被人堵到家门口来了。然后她就听见身后传来了一句:“不用看了,就刚刚跑过来找你摔了蹭破块皮。”叶云玖被这声音吓得一个激灵,抱着小师妹一灯笼对着身后就戳过去了,结果被陆霖霜轻巧的躲了过去。
     叶云玖对着她撇嘴,那么高的鞋跟还瞎蹦哒也不怕崴脚,但是面上还是一副冷冷淡淡的样子:“陆姑娘要是看病的话还是走正门吧。”说完一甩袖子就想走,但是被人趁机拽住了袖子。叶云玖有些恼怒,回过头就想骂人,却看见陆霖霜皱着一张脸,惨兮兮的问她:“我特意穿了一身红过来,就差跟你拜堂了。”叶云玖听了还是没什么反应,陆霖霜的花言巧语她听多了,是真是假也懒得分辨,抽出自己的袖子就转身。陆霖霜见状快走几步,直接把她抱进了怀里:“玖玖,你愿不愿意回来爱我?”叶云玖叹了口气,给怀里的小师妹擦了擦眼泪, 回头吻上陆霖霜的嘴唇:“我一直以为我们两情相悦。”
     还能怎么办,怪只怪我太过喜欢你了。
十一.
     江南还是多雨,叶云玖坐在船坞里,撑着头看陆霖霜淋着雨还不紧不慢的钓鱼,也不怕淋出个病来,就仗着自己在她身边吧。
     虽然在心里嫌弃了一番陆霖霜,但是雨停以后被塞了一嘴烤鱼肉的叶云玖还是很开心的,没什么能比吃更让人愉悦的事情了。叶云玖盯着陆霖霜忙着烤鱼的背影,突然觉得有点心痒,接着她就站起身走过去拍了拍陆霖霜的肩,等人抬起头的时候她捧起陆霖霜的脸亲了上去。
     去他妈的恩怨情仇,我知道你需要我,你也知道我离不开你,这就够了。

@是唐唐不是糖糖   @江九重 的联文,终于发出来了,感谢两位太太的支持和鼓励,谢谢你们带我玩,比个心。

评论(2)

热度(16)